|您好,欢迎访问聊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联系我们|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学生工作 / 校园文明安全宣传栏 /

江苏80多名大学生受骗陷债务纠纷 总额达400余万

日期:2017-05-22 15:10|来源:澎湃新闻

今年21岁的南通职业大学学生顾润梓正在准备人生中第一个官司。

从去年9月开始,顾润梓在江苏省南通市一家电子商务公司打工,他以学生实名信息贷款获得提成,在10多个平台上贷款5.5万元人民币。当平台催款时,公司负责人突然失踪了。留给他的是每天都在不断攀升的高额利息数字,“有的平台一天利息就要30元”。

今年3月22日,顾润梓在法院起诉了公司负责人。

顾润梓只是众多受害者群体中的一人。据受害者从警方了解的信息,从今年2月以来,江苏省内好几所高校共80多名大学生陷入到一起贷款债务纠纷中,少的一两万元,多的十几万元,总额高达400多万元。

5月17日,南通公安局相关人士回复称,目前,该案还在调查中。

用学生信息贷款赚提成被骗

去年9月13日,顾润梓第一次去南通惠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学”)时,公司带给他的第一印象“不大靠谱”。他回忆说,公司办公室当时只有七八名工作人员,但他们“有的染头发,衣着邋遢”。

顾润梓是在同学介绍下来到惠学打工。而他的这位同学是惠学的20多位“代理”之一,他们的工作是帮公司拉学生做贷款。

该公司的网站显示一个名为“惠学优分期——高校分期平台”的页面,公司介绍显示,南通惠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0万元,是一家致力于为高校师生提供网购指导、代购、微创业以及创意定制服务的电子商务公司。

一开始,同学并没有告诉顾润梓这是做贷款业务,只是说用学生证帮别人买东西能优惠,“一学期下来赚5000多块钱没问题”。

当顾润梓被要求贷款时,他才感觉上当了,但同学谎称自己也有贷款行为,老板会归还贷款,从来没有出现逾期现象。

同学还告诉他,贷款是公司的业务,贷款的钱用于公司放高利贷。后来,顾润梓认识了公司总经理陈建以及妻子倪琳琳,两人也亲口向他证实此事。

那天,顾润梓分别在“优分期”“分期乐”“趣店”3个借贷平台上进行注册并贷款。“3个平台不到1万元”。

当晚,顾润梓就收到了第一笔业务提成,每单300元,共900元。事实上,顾润梓一共在公司中做了9单,总共提成2100元。

直到今年2月中旬,顾润梓收到来自贷款平台的逾期短信,他才意识到情况不妙,立刻找到倪琳琳。倪琳琳回复称“公司资金周转不开”。随后,顾润梓多次找到公司总经理夫妇,两人找借口拖延,或者干脆不回复。

3月,情况继续恶化,贷款平台雇佣的外催公司直接打电话给顾润梓父母。顾润梓说,外催公司还打印出所谓“欠款通告”。

无奈之下,顾润梓和家人来到倪琳琳家中理论,当时倪琳琳不断道歉,谎称已还款。顾润梓要求陈建写下了一张欠条。可第二天,两人便失踪了。后来,顾润梓才知道,二人于3月5日被警方拘留。

这张3月4日的借条内容显示:今借到顾润梓人民币陆万元整(60000.00)现金(包括逾期滞纳金),用于资金周转,约定于2017年3月20日之前全部结清。借款人:陈建。

3月20日,顾润梓并没有等到还款。两天后,顾润梓起诉。他希望法律能还他一个公道。

事发后,顾润梓发现倪琳琳还在他不知情下盗用他个人信息,在优分期借贷平台上贷款2000多元。

事实上,顾润梓先后在十几个平台上贷了5.5万元人民币。其中,对方只偿还了不到1万元,顾润梓东拼西凑还了4000多元,父母垫了3000元。

截至5月17日,顾润梓连本带利欠了5.52125万元。对他们家来说,这笔钱几乎是一年不吃不喝的收入。

事发后的一段时间里,顾润梓曾连续几天没有进食,现在几乎每天都失眠。他也想过轻生,一方面自责,另一方面觉得拿回钱的概率希望渺茫,给家人也带来伤害。

80多人“被贷款”400多万元

顾润梓的遭遇并非个案。去年10月,南通职业大学大二学生尹欣(化名)也在同学介绍下来到惠学兼职。前两周,尹欣的兼职十分“轻松”,没有客户需要接待。倪琳琳解释道:“公司才开业,处于招人阶段,没有业务。”

去年11月3日,倪琳琳以公司业务名义开始找尹欣进行贷款。倪琳琳介绍,“刷单子”是公司业务,需要尹欣帮忙完成这个业务量,每“刷”成一单提成200~400元。

倪琳琳向她承诺会在后期及时还款。于是,尹欣先后在名校贷、分期乐等9个借贷平台上借了近6万元,但最后,所谓工资、提成却没有拿到一分钱。

后来,尹欣也发现被骗取支付宝密码,用于注册贷款,这些信息是之前倪琳琳以“贷款业务需求”为由主动索取的。

2016年暑假期间,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滨江学院学生张昀鹏在南通老家找工作,他通过本地“大学生兼职群”找到了惠学的兼职工作。

一开始,倪琳琳对他说,公司与各借贷平台有合作,只需要他在平台上注册并贷款就可获得300元报酬。那个暑假,张昀鹏一共在4个平台上贷款。

2016年9月,回到南京的张昀鹏再一次收到了倪琳琳的“邀请”。倪琳琳告诉他,公司已经走上正轨,需要有人来帮她。同时,她保证及时还款、不会拖欠,还立誓“要是不还这辈子誓不为人”。

尽管还有1万多元贷款未结清,张昀鹏又在6个平台上继续贷款。

寒假,张昀鹏再一次被倪琳琳骚扰。这次,倪琳琳的态度大变,“她的态度就像是,我如果不做,她就不会给我还钱”。

无奈之下,张昀鹏只能按照要求做。半年多里,张昀鹏在15个平台上贷款7万多元。

顾润梓回忆,出生于1989年的倪琳琳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特别擅长打“感情牌”。每隔几天就会与一些学生见面,找人谈心。有时还会主动请学生吃饭。“公司大部分业务都是倪琳琳操作的。”他说。

连日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多次电话联系倪琳琳,对方的手机一直无法接听。5月18日,记者拨通陈建的手机,对方对学生贷款的事情予以否认,便挂断电话。

5月14日,位于南通市区通甲路6号中江电商港的惠学公司办公处已被南通市崇川区公安分局文峰派出所贴上封条。

惠学办公室内空无一人,办公室天花板上吊着许多彩色小旗子,每一面旗子上都写着惠学的宣传标语:惠不同,学无忧,惠学天下。

在贴着封条的大门上,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看到一张南通市综合电子商务产业园有限公司张贴的解除租赁合同同意书,日期为3月30日,要求公司还清其欠下近万元房租、物业费并收回出租房屋。

学生们已陆陆续续地向文峰派出所报警,并提交了诸多证据。4月份,警方答复仍在受理中,未立案,将事件定性于民间借贷纠纷。4月底,部分同学才收到文峰派出所立案告知单。5月10日,文峰派出所成立专案组调查此事,并与借贷平台对接。

据受骗学生从派出所了解的受害者名单,涉案学生超过80人,或经人介绍,或被代理诱导,或通过大学生兼职群。他们分别来自南通职业大学、南通科技职业技术学院、南通航运职业技术学院、南通大学、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滨江学院、南京科技职业学院、扬州职业大学、长江航空职业技术学院、宿迁学院、三江学院等分布在不同城市的14所高校,总额超过400万元。

5月18日,记者联系文峰派出所相关办案人员,对方称不便透露案情。

被催债的日子

4月17日,倪琳琳主动找到包括张昀鹏在内的7位受害学生,当着警方的面,签下了一份“还款调解协议书”。

原文如下:1.甲方(倪琳琳、陈建)愿意将当前逾期还清,并承诺以后按时还款,并不发生逾期现象,不予追究甲方法律责任;若出现逾期现象,乙方有权继续追究甲方的法律责任。2.甲方若遵循此条例,望警方可以对甲方可以宽大处理。3.甲方保证如期把所有学生的逾期账单还清,剩下来的于每月按时还款,如有违约,愿警方追究刑事责任。

张昀鹏说,协议签订后,倪琳琳、陈建嘱咐他们,“不要让其他人知道协议内容”。在那之后,两人再次“失联”。

4月28日是协议书规定还款日期的前一天,倪琳琳、陈建二人再次主动联系学生们,想寻求“和解”——他们提出了两种方案:一是偿还贷款总额的一半(不包括利息);二是先解决已经逾期的部分贷款,剩余部分按期归还。

王霞说,当天有30多名学生接受了和解方案并在5月3日获得了部分款项,其余学生的还款,倪琳琳说“还没有筹全”,他们仍然没有完全偿还其余学生逾期。

背负近6万元债款的尹欣说,现在逾期的平台特别多,违约金每天都在涨,“我们的压力很大。每天外催的短信电话逼着我们还款,我们也没办法。什么时候是个头?还要等多久才能解决?”

王霞被借贷平台起诉,收到律师函。家境并不宽裕的她是班里公认的好学生。2016年暑假,抱着补贴家用的心态,家在外地的她才选择留在南通兼职。目前,王霞仍然有7万多元的贷款没有还清,这对月收入不足4000元的家庭而言,简直是天文数字。

每天连续不断的催债电话、信息,“我真怕哪天我会撑不住了”。为了能让对方“消停”会儿,王霞把家里刚打给她的生活费用来还款了。

为了还贷,王霞不停做兼职,家教、晚托班、餐厅服务员等,但这些钱还远远不能填补那个漏洞。

“这件事情如果处理不好,我的学业生涯就要结束了。我可能要休学或者退学来还款,我现在很珍惜学校生活,唯恐不久就要离开。”说到这,她又一次落泪。

网站首页 |学院概况 |学生工作 |学术科研 |学院新闻 |联系我们
commentlink